基督精兵前进

基督精兵前进
2013/7/17 14:04:13
读者:5333
■潘惠

生命季刊总第63期,2013年3月

 

一、美国的沉沦

 

  387年前,106位清教徒为了上帝的荣耀,为了信仰自由,乘“五月花号”帆船,飘洋过海,历时66天,抵达沉静的北美大陆。1620年11月11日,他们在Cape Cod登陆。脚踏在这块土地上后,他们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双膝跪地,向神祈祷感恩。1

 

  1636年,为了在这块新大陆上培训新的神职人员,麻萨诸塞湾殖民地法庭通过创建学校。年轻的约翰•哈佛牧师为此奉献了自己的图书馆和一半的财产,该校即以牧师的名字命名:哈佛大学。哈佛大学早期的校训是:真理为基督和教会。(Harvard’s Original Motto:“Veritas Christo et Ecclesiae” -Truth for Christ and the Church)。早期的毕业生中,一半人成为传道人。最早的12任校长,有10位是牧师。2

 

1776年,美国独立宣言问世。

 

1777年起,国会每次开会前,均以一位专职牧师的祷告开始。

 

美国最高法院的建筑物正面,雕刻的塑像是摩西;他手中所持的,是十诫。

 

早期领袖的个人信仰: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在其宣誓成为第一任总统时,说:“愿上帝帮助我!”

 

55位美国宪法制定者中,52位是基督教会会员。

 

以耶和华为神的,那国是有福的!他所拣选为自己产业的,那民是有福的!(诗篇33:12)

 

悠悠数百年过去,这片蒙福的土地却渐渐地沉沦……

 

  今日哈佛大学的校训,已经简化为“真理”, “为基督和教会”不见了。先贤们追求的以圣经真理为基础、为规范的“自由”,已经被扭曲、被滥用(abused),成了人犯罪的借口。人心悖逆,道德失丧,教会在世俗化的道路上飞奔……

 

  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更有一些令人目瞪口呆的法案相继出世。1962年,美国最高法院通过,禁止公立学校祷告,判定在公立学校祷告,乃属违反宪法。1963年,美国最高法院通过,禁止在公立学校中研读圣经。1973年,最高法院通过“堕胎合法化”。3

 

  最近几十年,要求“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人类有史以来,第一次有人要改写“婚姻”的定义,要挑战神所设定的、全人类普遍接受的一男一女的传统婚姻,要毁掉整个社会的基础:婚姻和家庭。

 

美国,这个曾经以基督教为基础立国的国家,正在急剧堕落!

 

二、我们平安了吗?

 

  自上个世纪,一批又一批的黄皮肤、黑头发的中国人,远涉重洋,赴美留学。成千上万的莘莘学子,怀揣着“美国梦”,踏上这片曾经蒙福的美丽土地,开始在这里奋斗:读书、工作、成家立业、办绿卡……多年之后,一代又一代的华人在这里落地生根,成为第一代移民,在这个第二家乡定居下来。

 

  然而,神把这批人从那片黄土地上带到北美,有他特别的旨意。在北美,华人进入了一个完全与过去文化不同的环境,一个多元的、心灵和信仰可以自由碰撞的环境。国内知识分子到达北美后,使他们深感惊诧的是优美的自然环境和自由的人文环境;而路旁林立的教堂,更象征着一种信仰精神的存在。有人甚至说:美国的空气中都浸蕴着一种基督信仰精神。

 

  而美国的西人教会和六七十年代从港台赴美的华人基督徒,以极大的爱心把福音传给他们,以致有大批中国知识分子归主,九十年代后,在北美的华人教会明显增长,这实在是神对华人的恩典。

 

  回溯一个北美学子的道路,我们常常看到这样的一个轨迹:经过数年的努力奋斗,美国梦实现,五子登科,安居乐业。除了物质上的祝福,也得到了那莫大的恩典:信主得救,进入教会,甚至成为教会同工或教会领袖。

 

  相对来说,北美华人教会群体还是很蒙福的。因为西人教会的衰落,我们常常低价或免费使用他们用不完的教堂空间。我们不断有建堂的需要,我们常常会买到西人教会因人员减少而无法维持而不得不低价卖出的教堂。西人教会牧师忙于不断地主持葬礼之时,我们华人牧师在忙着主持婚礼和婴儿的Baby Shower(婴儿出生前的庆祝会)。西人教会的会员多是老人,而我们华人教会生气勃勃,总是会有新的留学生、新移民踏进教会;既或不然,我们还有很多新生儿:神赐给我们的产业。

 

  我们的教义基本纯正,虽然会有成功神学和世俗化的影响;我们的聚会正常,虽然敬拜中似乎缺乏一种火热;我们宣教,我们常常回到祖国短宣、长宣。我们寄居在这块土地上,却很少有负担为这片土地祷告;我们受益于西方教会甚多,却没有想到如何回报。我们没有国度的胸怀,也没有先知的敏锐。我们一切正常,只是有点温吞水,有点老底嘉。

 

  当美国开始堕落的时候,我们以为与我们无关。当罪恶的浪潮席卷欧美大陆的时候,我们仍然保持沉默。反对堕胎?是应该反对,但又怎么样呢?我们在祖国的时候,已经看见太多的堕胎,见怪不怪了。同性婚姻合法化?那似乎离我们很遥远吧。

 

  然而,当“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呼声一浪高过一浪地袭来时,当我们的孩子,我们在教会中长大的孩子对我们说:“Dad,你们应该宽容,应该接纳”时,我们开始不安了。

 

 我们似乎开始有不同的回应:

 

  1. 我们的心被圣灵搅动。圣灵借着这样的危机把我们从沉睡中唤醒。我们深知这是末世,是邪恶败坏的世代。也正因如此,我们才要挺身而出、捍卫真理,要作盐、作光,照亮这个世界的黑暗,唤回人心悔改,成为耶稣基督的见证。我们不能再沉默了。我们只要按圣经的教导,尽我们当尽的责任。至于结果,在神的手中。

 

  2. 我们深知这是末世,是邪恶败坏的世代。     “有一些基督徒虽然不赞成同性婚姻,但认为这是大势所趋,难以抵挡。圣经不也预言,在末世社会会越来越堕落吗?既然如此,我们还是少管外界的闲事,努力在教会内工作就好了。他们有时也被一种无奈感所困扰,感到无论做什么也不能对大局有什么影响。”4 这种回应基本上是,因为无效,我们不做任何的回应。

 

  3. “同性婚姻合法化”?这是“政治”问题,基督徒应该“政教分离”,所以,教会中根本不应该涉及这个议题。

 

  我们平安吗?

 

 他们轻轻忽忽的医治我百姓的损伤,说:平安了,平安了。其实没有平安!(耶利米书6:14)

 

三、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近些年来,同性恋运动在全球取得了很大 “成果”。许多同性恋者会娓娓道来分享他们自己令人同情的经历,影视屏幕上也演绎出同性恋的情感故事。渐渐地,许多人开始认为同性恋者是“弱势群体”,他们是“nice person”(友善的人),只是因为“性倾向”不同,我们不能“歧视”他们。政要、媒体、企业、影视界,开始表态支持、包容同性恋者;似乎唯有支持同性恋才能表明你的“宽容”和“进步”。

 

  其实同性恋运动的背后,是一场激烈的属灵争战。

 

  谭克成博士指出:

  1972年2月,大约有200位从85个不同的同性恋组织领袖,在芝加哥开了一个大会,同意颁布了一份“同性恋权益政纲”,内有17项在州政府和联邦政府中要争取的事项。到2005年,同性恋运动的“同性恋权益政纲”,大部份都已实现,还有四项尚未成功,就是:

  1. 同性婚姻合法化
  2. 男娼、女娼合法化
  3. 废除合法性交有年龄限制
  4. 婚姻应不限人数、不限性别,集体婚姻可享法律福利 5

 

  从这四项要求看,这个“同性恋权益政纲”,已经远超过同性恋者本身的权益。是魔鬼撒但要毁灭人类的诡计,是邪恶势力对人类尊严、良知和道德的践踏。赤裸裸的进攻,彻头彻尾出自撒但。

 

四、圣经如何看同性恋?

 

  任运生牧师的博文中,对此做了比较清晰的阐述(下文深红色字引自任运生博文):

 

  创世记第18章记载,三位天使造访亚伯拉罕,其中一位是耶和华自己。当三人起行的时候,亚伯拉罕也与他们同行,意欲送他们一程。

 

  耶和华说,所多玛和蛾摩拉的罪恶甚重,声闻于我。(创18:20)

 

  于是两人转身离去,要到所多玛城去查看。亚伯拉罕却仍旧站在耶和华面前说,“无论善恶,你都要剿灭吗?假若那城里有五十个义人,你还剿灭那地方吗?不为城里 这五十个义人饶恕其中的人吗?将义人与恶人同杀,将义人与恶人一样看待,这断不是你所行的。审判全地的主,岂不行公义吗?”耶和华说:“我若在所多玛城里见有 五十个义人,我就为他们的缘故饶恕那地方的众人。”(创18:23-26)亚伯拉罕继续向神求情,从45人到40、30、20人,最后减少到10人。耶和华神答应,若在所多玛城找到十个义人,也不毁灭那城。但可惜的是,所多玛城里连十个义人也找不到。

 

  两位天使晚上到了所多玛城,坐在城门口的罗得连忙起身相迎,接他们到自己家里吃喝歇息。“他们还没有躺下,所多玛城里各处的人,连老带少,都来围住那房子,呼叫罗得说,今日晚上到你这里来的人在哪里呢?把他们带出来,任我们所为。”(创19:4-5)

 

  “任我们所为”中文翻译得比较含蓄,英文的翻译很明显:Bring them out to us so that we can have sex with them.

 

  罗得苦劝无用,众人甚至拥挤罗得,要攻破房门。天使伸手将罗得拉进屋里,使众人眼睛昏迷。众人虽然眼睛不能看见,却仍旧用手摸索着要冲进屋去。天使对罗得说,耶和华要毁灭这城,带上所有属你的人出去,免得你被一同剿灭。

 

  天亮了,天使催促罗得快走,罗得却迟延不走,于是天使便拉着罗得和他妻子、女儿的手,将他们安置在城外,吩咐他们赶快逃命,不可回头观看。

  于是耶和华将硫磺与火从天上降与所多玛和蛾摩拉。“亚伯拉罕清早起来,到了他从前站在耶和华面前的地方,向所多玛和蛾摩拉与平原的全地观看,不料,那地方烟气上腾,如同烧窑一般。”(创19:27-28)

 

  所多玛和蛾摩拉两个罪恶的城市,从此从地球上消失了。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以来,考古学在死海附近发现四座古城,正好对应圣经中所记载被神用硫磺与火毁灭的四座城市。

 

  圣经中有以下经文为证:

 

 “又看见遍地有硫磺,有盐卤,有火迹,没有耕种,没有出产,连草都不生长,好像耶和华在忿怒中所倾覆的所多玛、蛾摩拉、押玛、洗扁一样。”(申29:23)

 

 “又如所多玛、蛾摩拉,和周围城邑的人,也照他们一味地行淫,随从逆性的情欲,就受永火的刑罚,作为鉴戒。”(犹1:7)

 

  圣经说,“所多玛人在耶和华面前罪大恶极。”(创13:13)

 

  那么,所多玛人罪大恶极以致城被倾覆的大罪究竟是什么?那就是现代人所说的“同性恋” ,或叫“同性淫乱” 。这一点毫无疑问,因为英文 “Sodomy” , “Sodomy Law”这样的造词本身就是公认的佐证。

 

  今天,“所多玛”成为滔天罪恶的代名词。而英文中根据由所多玛所派生的名词 “Sodomy” 则指违逆人伦的、尤其是同性之间的性放纵行为。(引文止)6

 

  圣经中关于同性恋的经文还有:

 

不可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这本是可憎恶的。(利18:22)

 

人若与男人苟合,像与女人一样,他们二人行了可憎的事,总要把他们治死,罪要归到他们身上。(利20:13)

 

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林前6:9-10)

 

  因此,神任凭他们放纵可羞耻的情欲。他们的女人把顺性的用处变为逆性的用处;男人也是如此,弃了女人顺性的用处,欲火攻心,彼此贪恋,男和男行可羞耻的事,就在自已身上受这妄为当得的报应。”(罗1:26-27)

 

  又判定所多玛,蛾摩拉,将二城倾覆,焚烧成灰,作为后世不敬虔人的鉴戒。只搭救了那常为恶人淫行忧伤的义人罗得。主知道搭救敬虔的人脱离试探,把不义的人留在刑罚之下,等候审判的日子。那些随肉身,纵污秽的情欲,轻慢主治之人的,更是如此。(彼后2:6-10)

 

  圣经的话语如此清晰明了,相信人无论如何解经,也不能解出上帝容忍同性恋的意思。

 

五、同性恋的恶果

 

  根据人口普查的资料显示,欧美国家的同性恋者约有3%(男性4% 、女性2%)。

 

  一、从真理的角度看,同性婚姻合法化是对神的公然反叛。当年所多玛城中罪恶滔天,也只是同性恋淫乱罪行的泛滥,并无人敢提出“同性婚姻”的字眼,便已经招致神的严厉审判:整个城市倾覆毁灭。而今,人在犯罪的道路上,已经远远超过当年的所多玛了。正如葛培理师母生前所说:如果神不惩罚美国,他将不得不向所多玛和蛾摩拉道歉。今日的同性恋运动,必然为人类自己积蓄忿怒,圣洁公义的神是轻慢不得的。

 

  二、从健康角度。由于不洁淫乱行为,同性恋者有很高比率的致命传染病。按美国传染病防治中心CDC 2011年的统计报告,全美国一百十几万的艾滋病患中,约有三分之二是男同性行为者,男同性行为者得艾滋病的不断加增。结论: 男同男性行为是染艾滋病的重大传因; 男同性行为者带有艾滋病毒(HIV)的, 2008年为19% ;即每5个男同性恋者中,就有一个是HIV病毒携带者。此外他们当中还有不少人患有梅毒(洛杉矶18%、三藩市48%)及其他病。7

 

  三、从社会伦理道德的角度看,同性恋的性行为属于性放纵,公然违逆人伦,混淆对错美丑的道德界限,动摇作为社会基础的传统婚姻家庭,加速社会的崩溃。比如,同性婚姻者要领养孩子,或者以非正常生育的方式得到孩子,那么孩子可以在一个变态的环境中正常地成长吗?美国明州一个11岁的女孩在听证会中发言,叙述了母亲和父亲对自己的爱,然后问:“哪一种爱是我所不需要的?是父爱,还是母爱?”那些要为同性婚姻立法的人,没有一个可以回答她的问题。8 另一位男同性恋者,公开写文章说:他从自己的经验中,看到自己的孩子既需要父亲,又需要母亲,这是同性婚姻中的所谓“父母”无法代替的。他虽然已经与太太离婚,但为了孩子,他搬回家中居住,并公开说:他不赞成同性婚姻合法化。9 如果全社会一旦接受同性婚姻,总有一天人类就必然是断子绝孙式的灭种。

 

  正如任运生牧师文中指出的:“同性恋的积极分子在“人权、平等、自由”的旗帜下,要求同性婚姻的合法化,其实这样的自由不是自由,反而是捆绑。

  “在不少民众中存在一种意识,认为同性恋者若没有违法乱纪,没有侵害他人,他们只是性取向不同,这是他们的权利和自由,为什么不能包容呢?这样的想法糊涂,同性婚姻一旦合法,它将影响每一个人,尤其是下一代。试想几十年后(也许不要这么长时间),当同性性行为被社会广泛接受,我们再教育孩子们同性恋是错的时候,下一代会认为我们是冥顽不化的老古董。当全社会将丑恶当美善、将污秽当做高雅、将乱伦当做时尚时,离人类自身的毁灭还有多远呢?”10

 

六、我们当如何爱同性恋者……

 

  因着教会的衰落,基督徒渐渐地在世人的眼目中,被贴上了“假冒为善”、“法利赛人”的标签。的确,现在应该是我们反思、悔改的时候了。

 

  曾几何时,我们在恩典中坠落入冷漠麻木!祷告不再流泪、爱心不再火热,我们就像失去咸味的盐,像不敢照进黑暗的光,无力为主做见证。我们的爱心局限在教会的四堵墙之内,我们看见一个“罪人”的时候,就像祭司和利未人一样,“看见他就从那边过去了。” (参路10:30-37)岂不知我们假冒为善的罪,在神的眼中是何等的可憎恶!

 

  “你把起初的爱心离弃了,所以应当回想你是从哪里坠落的,并要悔改,行起初所行的事。”愿神的话语帮助我们,复兴我们的爱心。

 

  今天我们正处在抵挡同性婚姻合法化的争战之中。切记:这是一场属灵争战,我们并不是与属血气的争战,乃是与那些执政的、掌权的,管辖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属灵气的恶魔争战。(以弗所书6:12)我们的仇敌是魔鬼撒但,而同性恋者,则是我们关心、帮助、传福音的对象。

 

  有人说同性恋者是“基因遗传”所致,这样的说法根本没有任何的证据。所谓“同性恋基因”根本不存在。11 其实,很多同性恋者的背后,都是一个悲惨的故事。虽然同性恋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自己需要为此负责任,但扭曲的生活环境、缺乏爱的家庭、错误的教导、罪的试探和诱惑……等外在因素也是导致他们成为同性恋的因素。他们活在捆绑之中,是极需要我们以基督的大爱来关心、帮助的人。

 

  耶稣对行淫时被抓住的妇人说:“我也不定你的罪。去罢,从此不要再犯罪了!”(约翰福音 8:11)主已经做出了榜样。他对罪人不定罪,表现出了极大的宽恕;但是这个宽恕也不是无原则的:“从此不要再犯罪了。”这里耶稣清楚地把真理告诉了罪人。

 

  以耶稣为榜样,我们对待同性恋者也要如此。我们要爱他们,帮助他们,体会他们的挣扎和软弱,但同时也要清楚地告诉他们真理:从此不要再犯罪了。

 

  我们已经听到不少前同性恋者悔改、信主的见证。每一个见证中,我们会发现,一个罪人的悔改,都是因为神的真理和大爱,借着一个或更多的基督徒临到他们,才使他们悔改的。袁幼轩弟兄曾经是同性恋者,后来悔改信主,并读神学,成了慕迪神学院的教授。在他悖逆的时候,父母亲为他恒切祷告;七年间,除了每天与丈夫共同为儿子祷告以外,母亲每周一为儿子禁食祷告,七年来从未间断;更有一次,为儿子禁食祷告整整39天!12 因着这样的大爱,儿子最终悔改。

 

  今天,我们面临的挑战是:我们是否能够靠着主的恩典,爱那些同性恋者,像袁妈妈爱她的儿子一样?凭我们的血气,一定不能!但是,我们祷告,求神帮助我们,求神把基督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舍己的大爱赐给我们,使我们能够去爱那些同性恋者,如同基督爱我们。求神怜悯!

 

七、美国,加州,伊利诺州

 

  至2013年初,美国五十州中,已有九个州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有41个州通过法案,禁止同性结婚。

 

  2008年5月15日,加州高等法院以四对三通过同性婚姻合法化。但在同年6月2日,由五位加州公民提议,一百一十万加州选民签名和议的“保护婚姻法”,已被纳入2008年11月大选的加州提案中,名为第8号提案(Proposition 8),其内容是:“在加利福尼亚州,只有一男与一女的婚姻是合法和受到认可的。” 2008年11月4日,8号提案以52%的投票率获得通过,并于次日正式生效。

 

  2012年2月,联邦第9巡回上诉法院3位法官组成的审判小组以2:1裁定“8号提案”违反了美国宪法中关于平权的内容。随后,“8号提案”的提起人和支援者向巡回法庭提出请求,要求由11位法官组成审判组重新开庭审理,取代只由3名法官做出的裁决。当年6月,巡回法庭做出终裁,宣布 26名现任法官中的大多数人表示不再就2月的裁定重新检核,这意味着“8号提案”的支援者们只能到联邦最高法院寻求最终的裁决。联邦最高法院于2012年底同意聆听8号提案以及婚姻保护法的案件。

 

  联邦婚姻保护法(DOMA-Defense of Marriage Act)是1996年9月通过的美国联邦法令,目的在于解决联邦和各州彼此间的认同问题,判定合法婚姻为一男一女之间的联合。此法令以大多数票在国会通过,由克林顿总统签署。在此法令下,美国各州或任何下属政治管辖区无需承认他州的同性婚姻。保护法第三章确认同性婚姻不被任何联邦级别所承认,包括政府职员福利,社安受益人福利,移民和夫妻联合报税等方面。

 

  2013年,美国最高法院决定审议加州第八号提案及联邦婚姻保护法(Defense of Marriage Act)是否违宪,时间分别是3月26日和27日。

 

  目前,美国的伊利诺伊州、明尼苏达州、罗德岛,“同性婚姻”是否可以合法化正在争战之中。

 

  在伊利诺州,立法程序需由两院 (参议院及众议院) 通过,州长签字才能生效。伊利诺州的议员Greg Harris本身是同性恋者,同时患有艾滋病。他自2007年2月,就提出支持同性恋的议案;被否决后,于2009年1月再次提出,被否决;同年10月,女议员Steans提出“同性婚姻合法化”议案,被否决;2012年2月,Harris又一次提出自己的议案,再次被否决。2012年12月,Harris和Steans联手提议,2013年1月3日,他们的议案被否决。1月9日、10日,二人分别提出新的议案,2月14日,参议院通过该议案SB10,交至下议院。目前,该议案需要由众议院118位议员投票,若有多数赞成,该议案就成立了。13

 

  议员Harris从2007年2月始,提出同性恋的议案,至今已经先后5次提议。如果我们基督徒也以这种屡败屡战、百折不挠的精神来捍卫真理、传扬福音,那今天的美国断不致如此败坏,教会也断不至于如此荒凉了。

 

八、觉醒

 

  伊利诺州地处美国中西部,位于其中的芝加哥是美国第三大城市,也是奥巴马出任总统前的居住地。虽然从政治角度,芝加哥是民主党为主,但中西部还是比较安静、保守的。

 

  伊利诺州SB10法案(即同性婚姻合法化法案)的提出,震动了芝加哥地区的华人教会。原来风闻在其他州发生的事情,今天赫然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神借着这样的危机,搅动弟兄姊妹的心,催逼他们苏醒,催逼他们行动起来。

 

  生命季刊发出代祷呼吁,鼓励众弟兄姊妹:迫切祷告、禁食祷告!并提醒大家:这是一场严重的属灵争战,一旦这个法案通过,我们的教会、家庭、孩子,都会受到冲击。我们一定不能沉默。同时,季刊鼓励弟兄姊妹采取行动,以发电邮、签名等形式,表达我们的基督徒立场。

 

  2月20日,芝加哥西郊的活水福音教会有7位弟兄姊妹驱车3个小时,参加在伊利诺州首府Springfield的抗议“同性婚姻法” 大会。5000多人从四方而来, 大巴一辆又一辆,明显都是各教会组队而来。虽然东方人不多,但毕竟我们华人基督徒已经迈出了第一步。 (如此大规模的活动,媒体竟然没有做任何报导。)

 

  3月7日,生命季刊主编王峙军牧师夫妇和恩言辅导中心赵约翰牧师夫妇,也驱车前往本州首府,参加当天由福音机构IFI发起的祷告和维护传统婚姻的行动。

 

  3月23日,在芝加哥城里举行的维护传统婚姻的游行,有100多位华人弟兄姊妹参加。

 

  3月10日,数位牧师致信给芝加哥华人基督教联会(UCCC),提议由联会出面组织,鼓励芝加哥地区众教会参与3月26日到华盛顿的维护传统婚姻的行动。

 

  3月13日,芝加哥联会向众教会发出电邮,决定响应由多间华人基督徒机构及教会所发起的行动。联会委托生命季刊及恩言辅导中心具体负责,组织人前往华盛顿DC,参与3/26的游行。

 

  许多传道人和弟兄姊妹积极回应了这次行动。身患重病的芝华宣道洪保利牧师,寄来了自己对本次行动的奉献,他在信中写道:“本人因病不能参加,但是愿在灵里全然支持这次行动,特此寄上奉献,让有感动的牧长与教会领袖参加!愿耶和华的荣耀充满全地!”

 

  联会在给所有会众的信中写道:“有人认为这是政治,教会最好采取中立的立场。但我们认为,这不是像选择某个政党和公仆的政治议题,这是一个要摧毁教会和真理的议题,要摧残下一代和整个民族的议题,是一个要高举罪恶,动摇立国根本的议题。就算它是个政治议题,但我们的国度、我们信奉的真理是超越政治的。在圣经里明白地记载了神对此事的立场,神的立场就该是我们的立场。

 

 “也有人怕惹麻烦,不愿付代价,怕徒劳无功,甚至为了教会目前的安宁采取沉默。想想旧约里的以斯帖记。王已经有命令要灭绝犹太人,以斯帖如果前去见王,可能要死(付代价)。末底改托人捎信给以斯帖说:你莫想在王宫里强过一切犹太人,得免这祸。如今奥巴马也在鼓励同性恋之罪恶在通国泛滥,如果我们现在选择闭口不言,莫想未来在我们的教会里,在家庭里,在我们儿女的身上,‘得免这祸’”。

 

九、基督精兵前进

 

  3月25日清晨,一辆大巴从芝加哥开出,沿80号公路,向美国首都华盛顿方向行驶。车上55位华人基督徒(其中有23位是传道人或神学生),拟在当晚抵达华盛顿,参加3月26日由美国“全美传统婚姻协会”(National Organization for Marriage)主办、多家美国福音机构(如American Family等)的“维护传统婚姻”游行(网页:www.marriagemarch.org ) 。

 

  这是一次“盐光之旅”。

 

  虽然一路雨雪交加,但在14个小时的车程中,弟兄姊妹们如同参加了一个特殊的退修会和祷告会。

  3月25日正好是棕树节。当年主耶稣就是在这一天骑驴进京,预备走向各各他。何春勋牧师首先带领大家唱圣诗《十字架》,纪念恩主在十字架上为我们舍己的奇妙大爱。接着王峙军牧师做简短分享。他说:

 

  当年约翰•卫斯理向神求50个“只爱神、只恨罪”的精兵,就带来了英国教会的复兴;因着教会的复兴影响了社会,以致使英国避免了一场流血的革命。我们的车上有55位基督的精兵,这很可能就是我们芝加哥地区华人教会复兴的开始。虽然我们人数不多,但星星之火可成燎原之势,我们可以把复兴的信息传递出去。他以马太福音5章13-16节的经文的内容鼓励大家:我们是地上的盐,是世上的光,是台上的灯,是山上的城。在这个罪恶淫乱的世代,教会的责任就是捍卫真理、抵挡罪恶、传播福音,劝人悔改。也许我们自己无力拦阻罪恶的车轮,但我们当尽我们的责任,结果交在主的手中。即便是粉身碎骨,我们也必须对主忠心。

 

  潘文发牧师、潘延正牧师、龚文辉牧师及其他弟兄姊妹,都从不同角度与大家分享感受,鼓励弟兄姊妹为主争战。

 

  何春勋牧师还带领大家唱了一首短诗:起来吧!神的儿女,不要灰心失望。起来吧!神的儿女,不要沮丧!起来吧!为主发光,为他打仗!

 

  3月25日晚10点多,大巴抵达华府附近的旅馆,与预先到达为大家安排食宿的赵约翰牧师夫妇及数位牧师会合。

 

  3月26日清晨8点30分,各民族、各教会参与游行的队伍已经在国家广场(National Mall)集合,浩浩荡荡的游行队伍从国家广场走向美国联邦最高法庭。参与者手举标语牌:“拥有父亲和母亲的孩子成长最好!”(Kids Do Best with a Mom and Dad!),及“每一个儿童都需要父亲和母亲!”(Every Child Deserves a Mom and Dad!) 芝加哥地区基督徒身穿印有“婚姻:一男一女”的体恤衫,加入了游行队伍。

 

 “维护传统婚姻”的游行队伍中,有乐队奏出响亮军乐,带领队伍缓缓前行。时时有唱诗声音、祷告“哈利路亚”的声音,及“One Man, One Woman”(一男一女)的呼声,从游行队伍中发出。队伍行至接近美国最高法院时,有警察拦阻游行队伍,不准游行队伍进入最高法院前面的广场。领头的数位弟兄立刻跪下,向神祷告呼求;之后,警察开放道路,使维护传统婚姻的队伍进入。

 

  一万一千人参与了这次“维护传统婚姻”的游行,其中有不少华人基督徒参加。芝加哥地区除了乘大巴来的人,还有乘飞机或自己开车来参加游行的弟兄姊妹,共约70人。此外,东岸有很多华人教会也加入了这次游行。另外一个特别引人注意的是,很多华人教会领袖、牧师们参加了这次游行。芝加哥联会的同工潘文发牧师夫妇(潘牧师同时代表正道福音神学院参加游行)、潘延政牧师,生命季刊的王峙军牧师夫妇,恩言辅导的赵约翰牧师夫妇,何春勋牧师,龚文辉牧师夫妇,吴立仁牧师夫妇等,共有23位牧师、传道人及神学生参加了这次游行。生命季刊的董事冯伟牧师,及胡中生牧师, 丘灵光牧师也均从外地专门开车前来,参加此次游行。而在游行中,大家惊喜地看到,华府圣经教会的刘传章牧师夫妇,于慕洁长老,张伯笠牧师夫妇,邱林牧师,任运生牧师,沈松牧师,何治平牧师夫妇等多位传道人也在其中。

 

  而在最高法院前的广场中,有数百名支持同性恋者也在游行示威,他们手持“平等权利”(Equal Right)的标语牌,站在马路两边高喊口号。双方对峙时,有言语的辩论。赵约翰牧师走到多位同性恋者面前,带着怜悯和爱,举手为他们祷告。他们高喊:“我们要平等权利,现在就要!”还喊:“一夫一妻必须滚蛋!”(Hey, hey, monogamy must go!) 听起来真像圣经中定意要离开家的浪子一样。

 

 “维护传统婚姻”的队伍,在最高法院门前短暂停留后,大部分人返回国家广场(National Mall)广场,在那里有聚会。在最高法院前留下来的维护传统婚姻的人数,只是一少部分人。游行队伍返回国家广场之后,有十几位讲员演讲。整个活动在下午1:30分结束。

 

  26日下午三点多,芝加哥的弟兄姊妹乘车连夜返回。虽然大家身体都很疲倦,但灵里面的感动却非常强烈。弟兄姊妹们纷纷分享了自己这次参加游行的感想。大家一致的感动是:这次游行极大地复兴了我们自己的灵命,面对面看到了支持同性恋的人群,听到了他们的呼喊,使我们从心里更加对他们充满怜悯。也看到了这个世界的败坏,使大家感到心情沉重。两个半小时的分享之后,大家开始祷告。弟兄姊妹们为自己过去的麻木冷漠认罪悔改,为我们的教会复兴祷告,为这个悖逆的世代祷告,为这么多的同性恋者流泪祷告。弟兄姊妹们哭泣流泪祷告两个多小时,直至夜11时才结束。

 

  27日清晨4点多钟,大巴顺利返回芝城,盐光之旅结束。而我们在车上吟唱的圣诗“基督精兵前进”的主旋律,却仍然深深地回响在我们的心中:

 

基督教会前进,浩荡如大军,

弟兄努力奔走,步先贤脚踪!

见主得胜旗号,撒但军逃避,

地狱根基震动,只因欢呼声!

基督精兵前进,齐向战场走,

十架旌旗高举,引领在前头!

 

十、持久的争战

 

  关于3月26日的维护传统婚姻的游行,多数媒体一如往常,在报导中有明显的偏颇。他们几乎不提当天有维护传统婚姻的游行及游行的人数,却大肆采访及报导支持同性婚姻一方的活动。美国最高法院对加州8号议案和联邦婚姻保护法的判决,很可能到六月份甚至更晚才有结果。

 

  无论如何,这是一场持久的争战。

 

  从华府回来之后,王峙军牧师分享说,当他走在游行的人群中,看到许多穿着由大使命中心制作、写有中英文“婚姻:一男一女”体恤衫的华人信徒时,他想到了80多岁高龄的王永信牧师。他说,以前对王老牧师为美国越来越远离上帝,道德急速滑坡,而教会则越来越软弱的状况,奔走呼号,要唤醒教会起来为主争战发光的各种努力,并没有报以积极响应的态度。但当他自己亲历这次行动,亲身看到到这个弯曲悖谬的世代的真实状况,感受到罪恶的洪水就在身边泛滥起伏时,他深深地为自己过去的迟钝而认罪;也深感教会的行动太晚了,太迟钝了。他说,那个时候,他对主的这位忠心的仆人先知般的眼光和执着,油然生出敬重。“如果王永信牧师的身体许可,他这次一定会在我们中间。”他说。当王峙军牧师回到芝加哥的当天(27日),就听到王永信牧师的电话留言,询问这次华盛顿行动的情况。后来他们在通话中,商谈如何打好这场持久的属灵争战。

 

  我们感谢神把我们放在了这个弯曲悖谬的世代,我们也感谢神让我们以华人基督徒的身份,在这片正在沉沦的土地上为基督作见证。我们深知时代之艰难,但我们有耶和华军队的元帅率领我们前行;我们也会被世俗潮流裹挟冲击,但神的灵在不断地将我们的目光凝聚在基督十架真理的旌旗之上。撒但的军旅猖獗,罪恶的洪水泛滥,但我们坚信:耶和华坐着为王—耶和华坐着为王直到永远!

 

  为了我们的信仰真理,为了我们拥有合神心意教会生活,为了保护我们的家庭和子孙后代,为了整个社会的稳定发展,我们基督徒一定要参与“维护传统婚姻”的行动。这不是一个政治问题,而是一个信仰问题。是一个涉及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每一间教会的重大问题。按照圣经的教导,教会赋有传扬福音真理、引导社会道德方向、使人心回转归向真神的责任和使命。现在,华人基督徒承担责任和使命、行动起来的时候到了。

 

  主啊,求你怜悯这个称恶为善、称善为恶、以暗为光、以光为暗的世代!求你怜悯处在属灵争战中的众教会!求主使我们知道万物的结局近了,我们要谨慎自守儆醒祷告。黑暗笼罩的时候,求主使你的教会发出真理之光;罪恶泛滥的时候,求主使你的教会扬起真理的旌旗!主啊,海上虽然起了风暴,我们知道主就在船上;大水泛滥之时,我们坚信主坐着为王!我们在风暴中靠主站稳,在争战中靠主得胜! 主啊,怜悯我们,复兴我们,使用我们!求主使教会不再被社会动摇,乃是要摇动社会,带领社会悔改!

 

注释

  1. 有关早期清教徒乘五月花号抵达美洲的资料,请参考:http://www.saveyourheritage.com/mayflower_pilgrims.htm
  2. 见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History of Harvard University词条 http://en.wikipedia.org/wiki/History_of_Harvard_University
  3. 王永信:“美国的不治之症—离弃神”: http://prayforamericarevival.org/america-sickness.html
  4. 关启文:“刻不容缓:同性婚姻和同志运动对华人教会的挑战”:http://www.campus.org.tw/public/cm/cm04/2004/0404-4.htm
  5. 谭克成:“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背后阴谋”: http://tfcus.homestead.com/Index1.html
  6. 任运生:“同性恋的恶果”:http://blog.sina.com.cn/s/blog_8652c77c0101bnf9.html
  7. 张纪德:“同性婚姻是道德堕落及社会恶化的指标”,待发表文章。
  8. CNSNews.com) – Minnesota state legislators considering a same-sex marriage bill for the state did not have an answer to an 11-year-old girl’s question on which parent is not neede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CRhGDmdG4dk
  9. Doug Mainwaring:“Gay father defends traditional marriage”:http://www.worldmag.com/2013/03/gay_father_champions_traditional_marriage
  10. 任运生:“同性恋的恶果”:http://blog.sina.com.cn/s/blog_8652c77c0101bnf9.html
  11. 谭克成、黄伟康、颜重刚:“同性恋是遗传的吗?”:http://billtam.homestead.com/Gaygenes.htm
  12. 晓舟:“远方归来”,《生命与信仰》总第20期,2010年10月;生命出版社,Steamwood, IL USA。
  13. 见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Recognition of same-sex unions in Illinois http://en.wikipedia.org/wiki/Recognition_of_same-sex_unions_in_Illinois

 

潘惠 来自中国大陆,现全时间事奉神。